太阳集团

为保证页面正确显示,请使用 IE9 以上 IE浏览器或 GOOGLE浏览器 360浏览器 搜狗浏览器 猎豹浏览器

您现在的位置: 太阳集团 > 糖业综合
生物柴油难展宏图
来源: 发布时间:2008-05-04

由于中国和印度的粮食需求猛增,这导致棕榈油等生物柴油主要原料的价格飙升,在东南亚投资数十亿美金兴建生物柴油厂的一些计划已被搁置。亚洲生产厂商说,由于得到高额补贴的美国生物柴油出口造成欧洲生物燃料供应过剩,加上西方越来越担心油棕种植对环境的负面影响,使得该项目的前景愈加黯淡。这是生物柴油行业命运的意外转折。就在一年前,一些亚洲企业还争相建立生物柴油厂,以利用欧美为促进更为清洁的燃料消耗而提供的补贴。

据预测,在建或规划中的项目投产后可年产生物柴油500万吨,相当于欧洲2007年总产能的一半左右。印度尼西亚政府宣称,仅该国就计划投资125亿美金用于新的生物柴油项目。

从植物油中提取的生物柴油与常规柴油混合后使用,目前欧美加油站中都有这种燃油出售。理论上,这种混合燃料增加了汽车消耗汽油或常规柴油所行驶的里程数,从而减少了温室气体排放。

去年原油价格开始飙升之时,投资生物柴油厂的开支计划似乎还有点儿意义。但东南亚地区出产的棕榈油价格涨势更猛,令使用棕榈油为原料的生物柴油厂难以为继。与此同时,全球消耗生物柴油最多的欧盟收紧了补贴计划,将最近毁坏自然林种植油棕而生产的生物柴油排除在外。最近的研究发现,毁林种植油棕的做法尽管通常都是违法的,但在印尼等国却很常见,这种做法会向大气中释放大量的温室气体,抵消更为清洁的燃料所带来的好处。

亚洲的生物燃料生产商也抱怨说,美国出口商向欧洲市场倾销生物燃料,价格比亚洲厂商生产的低30%之多。美国厂商生产从大豆中提取的生物柴油,每加仑可获得1美金的退税,然后将产品出口至欧洲,又可以从欧洲对生物柴油的补贴中受益。上周,一个欧洲生物柴油厂商联合会向欧盟委员会(European Commission)提出正式投诉,说美国的生物柴油出口补贴构成了不正当竞争。

上述情况造成的结果是,一些亚洲棕榈油生产商取消了兴建生物柴油厂的计划,只有少数新厂投入运营。以马来西亚为例,该国商品部长Peter Chin上周称,去年马来西亚仅生产了8万吨生物柴油,大大低于100万吨的年产能。

拥有新加坡油棕种植园的Wilmar International Ltd发言人Au Kah Soon说:“在当前居高不下棕榈油价格之下,棕榈生物柴油难以维持。”去年,Wilmar在印尼苏门答腊岛建成了东南亚最大的生物柴油厂。但这家年产能可达100万吨生物柴油的工厂只启用了满足当前合同需求的产能。Soon说:“大家预计今年的收入只会有很小一部分来自生物柴油。”

印尼棕榈油企业Sinar Mas Agro Resources & Technology Ltd.的发言人称,该企业也暂缓了与中国海洋石油总企业(China National Offshore Oil Corp.)合资在印尼偏远的巴布亚省投资55亿美金修建大型生物柴油厂的计划。该计划原打算将100万公顷的原始森林开发为油棕种植园,环保主义者对此大加挞伐。

本身没有油棕种植园的生物柴油厂商受到的影响最大,因为它们必须为原材料付出更高的代价。马来西亚衍生产品交易所的毛棕榈油期货继2007年上涨50%之后,今年以来又上涨了12%。

在马来西亚经营生物柴油厂并在澳大利亚上市的Mission Biofuels Ltd.最近警告投资者称,其截止6月的本财年主营业务收益将不到此前预期的一半。该企业董事总经理Swaminathan Mahalingam说,这间可年产10万吨的工厂现在只启用了40%的产能。他说:“只有在接到订单的情况下大家才会生产生物柴油。”

当然,如果矿物燃料产量无法满足日渐增长的全球能源需求,生物燃料还是会发挥重大作用。东南亚许多生物柴油厂商表示,如果原油价格保持在每桶115美金以上,他们会再次启动生产。

高盛(Goldman Sachs)预测,如果原油价格保持在每桶100美金以上,向欧洲出口的棕榈油生物柴油就能在当前价格下实现收支平衡;而如果要在商业上具有可行性,出口美国的类似生物柴油就要求原油价格高于每桶120美金。

一些从第三方购买棕榈油的生物柴油生产商表示,它们的扩张计划还是可以实现。比如芬兰的Neste Oil Corp.投资8亿美金在新加坡建设生物柴油厂的计划就仍在实行之中,预计2010年开始运营。

Neste的副总裁西莫•洪卡宁(Simo Honkanen)说,该企业的高性能生物柴油销售强劲。Neste相信自己能让消费者接受较高的棕榈油价格。洪卡宁说:“拥有一流产品的企业才会生存下来。”

与此同时,一些东南亚棕榈油生产商重新关注起更为传统的产品和市场。棕榈油仍然更多地被用于制造食用油、人造黄油和化妆品,而不是生产生物柴油。随着中国和印度饮食结构的改善,食用油需求也大大增加,从而推高了价格。由于美国和欧洲都对流入生物柴油的大豆油进行补贴,包括Wilmar在内的一些棕榈油生产商都改弦更张,试图发掘向中国及其他亚洲市场供应食用油的机会。

分享:
太阳集团 顶部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